第9章   异变
  “Arnold……”

  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萦绕,我吃力的抬起头,想从这里爬起来,身体却无法动弹。

  这是雪原。

  “……塞缪尔!……”,我放声大叫,在这白色地狱里又惊又怕。塞缪尔似乎不在这里,寂静好像放大了我的痛楚,背上一阵阵的作痛。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。

  “呃……动起来啊!……”,我吃力的称起身子,瘫坐在雪地上。

  “Arnold……”

  那声音又在耳边响起,正当我要质问的时候,声音又说到,“Μην φοβάστε!(别动)……”

  我呆呆的看着塞巴斯蒂安摇晃着翅膀停在面前,内心对于未知生物的恐惧沾了上风。心脏突突直跳,想要逃跑,可我全身的力气还不足以支撑我站起来。

  “Εσύ είσαι,Ο Υιός της Επιλογής του Θεού(你是神选之子)”

  “离我远一点!!!!!”

  我就慌张得看着塞巴斯蒂安越走越近,近到我可以嗅到他身上寒冷的气息。

  他显然无法听懂我的语言,脸上带着疑虑的神态走近我,一把抓住我提了起来。

  “Δεν θέλω να σε σκοτώσω κάτω από το θυμό.(我可不想一怒之下杀了你)。”

  他把我提起来,凑近他的面前,鼻息几乎喷在我脸上。我这才看清那一张面庞。

  精雕细琢。

  除了这个词语,我没有可形容的话来描述他,如深海一般幽兰的瞳孔像是能让人沉睡一样。

  “Πρέπει να κάνετε(你要干嘛)……”

  我被勒的简直喘不过气,挣扎起来。

  塞巴斯蒂安不悦的看着我,用空闲的一只手摁在我脑袋上,那寒气直扑脑门,我不由打了个哆嗦。

  他把手摁在脑袋上之后,我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,心想,这家伙该不是要拿我脑子做什么实验吧!一想到这,我心脏都害怕的要爆炸了。

  “给……给我……平静点……”,他张口缓缓的说。

  “那是安静啦!!!!”,无法容忍语义错误的我大声叫唤起来。

  塞巴斯蒂安撇了我一眼,把我扔到地上,老天!你可是把我从两米高的地方扔下来的啊!

  后背的伤口一定又裂开了。

  “我……在你……背后放置了,乌尔都……病毒,五天之内,找到……找到漩涡,否则,病毒会害死……你。”,塞巴斯蒂安废了半天劲才把这句话说完。

  “你……无药可解……除非来找我,依照……歌谣,做你该做的事……”

  我刚想张口,塞巴斯蒂安却把手一挥,我感觉眼前一暗,就失去了意识……

  “嘶——”

  一阵痛楚让我睁开眼睛,确认了好几下,我是在我的床上,没有被丢在雪原上冻死。

  “抱歉,你的伤口不知道为什么裂开了,但是它好像恶化了,我在给你上药。”,塞缪尔小心点把我扶起,细细的缠上绷带。

  塞缪尔看着我,担忧的说,“你脸色很不好,我还是去找尼尔医生吧。”

  我摁住塞缪尔,摇了摇头,示意他问题不在这里。

  “塞巴斯蒂安,应该是会虚拟空间之类的,我昨晚做梦的时候,他闯入了我的梦里,在我背后植入了病毒。”